腰旗橄榄球:下一个苏翊鸣诞生的地方

首次参加冬奥会便斩获一金一银的18岁少年苏翊鸣,不但创造了历史,也让公众对更多过往并不熟悉的体育项目充满好奇——在苏翊鸣将单板滑雪带进大众视野后,下一个诞生苏翊鸣的体育项目将会是什么;在未来两届奥运会上,又有哪些新的项目值得关注?腰旗橄榄球,或许是上述两个问题的最优答案。

19世纪中期,美式橄榄球兴起于哈佛、耶鲁、普林斯顿、哥伦比亚等常春藤名校,这项运动在后来迅速席卷全美,成为美国最受欢迎的体育项目之一。

脱胎于美式橄榄球的腰旗橄榄球(Flag Football),正以其简单易学、零装备、无冲撞、场地需求小等诸多优势,在全球捕获越来越多的参与者。2020年,世界运动会决定接纳腰旗橄榄球为其2022年正式比赛项目。

“2021年,奥林匹克频道面向全球观众播出了在以色列耶路撒冷举办的2021腰旗橄榄球世界杯决赛,而在今年夏天,全球最好的男、女各8支腰旗橄榄球队将首次登上2022年世界运动会的赛场,在全球观众的面前,他们将创造历史。”国际美式橄榄球联合会(IFAF)常务董事安迪·费勒(Andy Fuller)表示:“腰旗橄榄球运动将继续发扬光大。”

“腰旗橄榄球充满了活力与激情,在民间,不论老幼都适合参与这项运动。”国际美式橄榄球协会(IFAF)主席皮埃尔·特罗谢(Pierre Trochet)在谈及腰旗橄榄球加入世界运动会的意义时说:“我们希望此次腰旗橄榄球登上2022世运会赛场能成为一个催化剂,让这项运动在全球迎来一个新的增长期,让更多有天赋,喜爱这项运动的人能加入其中。”

但对于腰旗橄榄球而言,成为2022年世界运动会的正式比赛项目,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对于这项运动而言,更大的舞台,是奥运会。

腰旗橄榄球入奥,是NFL一直在积极推动的事务,而成为2022年世界运动会的正式比赛项目,则为腰旗橄榄球入奥增添了一颗重要砝码——在过去的奥运历史上,羽毛球、沙滩排球、七人制英式橄榄球、蹦床、铁人三项等项目,无不是先成为世界运动会的比赛项目,继而叩开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的大门。

“国际美式橄榄球联合会正在努力促成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设立腰旗橄榄球项目的相关事宜,NFL正全力支持他们。”NFL中国高级总监贾恒轩表示:“虽然奥运增项是一个庞大的工程,但就目前来说,一切顺利。”

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来自中国橄榄球协会的表态。2019年发布的《中国橄榄球运动十年发展规划》中提出,“通过在全国中小学广泛普及推广各式橄榄球运动,中国橄榄球运动参与人数有望突破500万,关注橄榄球运动人数达到5000万。”

正如美式橄榄球在美国诞生于常春藤名校之间的比赛,腰旗橄榄球在中国也是从一些知名的高校的参与下,开始越来越流行。清华、北大、复旦、上海交大、武汉大学、广州大学、山东大学等40多所大学自2008年开始先后参与到NFL在中国举办的全国性腰旗橄榄球赛事。

而随着橄榄球的越发普及和流行,青少年也成为了最庞大的参与群体之一。国内也开展了面向包括小学组、初中组和高中组等各年龄级别的赛事。腰旗橄榄球成为一二线城市青少年广泛参与的体育运动之一。

当2022年北京冬奥会成就了以苏翊鸣为代表的年轻小将,当腰旗橄榄球正式加入奥运大家庭,成为2028年洛杉矶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那些现在奔跑在球场上的少年,也许就将是下一位代表中国创下奥运历史的苏翊鸣。

奥运代表了一种高度,但对于热爱腰旗橄榄球的人来说,这项运动真正的价值,远非仅是登上奥运赛场。参与腰旗橄榄球运动,能从增强体质、锻炼心智、培养领导力和团队精神、以及东、西方文化交流等多个维度对参与者全面塑造。

作为一项安全零接触、场地小的橄榄球比赛形式,腰旗橄榄球运动对参与人数、年龄和身体素质都没有要求,即使零运动基础也能速融入团队,并可以实现男女混合组队,同场竞技。

腰旗橄榄球的这些特性,使其自诞生以来便很快收获公众喜爱,以日本为例,上世纪90年代日本兴起腰旗橄榄球运动后,日本橄榄球协会很快便在1998年与NFL在8个地区创立了腰旗橄榄球辅导班,同年10月,腰旗橄榄球成为了面向中小学校的推广课程。

数据显示,全日本目前有超过1/3的小学(6700所)都开展了腰旗橄榄球。2011年以来,腰旗橄榄球在日本更是被上升到了3,4,5,6年级学生的学习指导要领高度。而自腰旗橄榄球被宣布成为世运会比赛项目后,日本更是未雨绸缪,从奥运战略的维度来推动其在本国的人才储备与选拔。

邻国日本在腰旗橄榄球运动上取得的建树,充分说明橄榄球运动并非只适合欧美。广义上来说,现代体育运动均发源于欧美,但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体育健儿不断在各项现代体育项目上取得骄人成绩,早已充分说明体育运动从不能以文化差异、人种有别来定义是否符合本土化开展——就在刚刚结束的北京冬奥会上,以苏翊鸣为代表的Z世代少年在冰雪项目上为中国军团斩金夺银、创造历史便是最佳明证。

伴随着我国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均GDP达到1.25万美元,接近高收入国家门槛,过去曾经受经济因素制约而无法在国内普及、开展的众多体育运动在当下都具备了优渥的发展条件,冰雪运动如是,橄榄球亦如是。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

澳式橄榄球也盯上中国市场国内玩家不足百人如何破局

提到橄榄球,绝大多数国人都少有亲身体验。即便NFL一直在中国试图推广美式橄榄球,但在很多人印象里——超级碗就等同于美式橄榄球。

在这片橄榄球的“荒漠”中,NFL、英式橄榄球先后试水,如今澳式橄榄球也决意迈出步伐。

从去年开始,澳式橄榄球在中国开始一系列推广,并计划在今年5月安排史上首场中国赛。阿德莱德港俱乐部CEO基斯·托马斯告诉澎湃新闻记者,澳式橄榄球对于中国市场有着长达十年的发展规划。

相比美式和英式橄榄球,澳式橄榄球在中国的知名度更不乐观,国内玩家数量甚至不到百人。

面对参与人群、场地条件等方面的短板,澳式橄榄球如何在中国破局,似乎是摆在所有橄榄球运动面前的中国难题。

“这是全世界最刺激的运动,集高速、高分、高能为一体。任何对运动有兴趣的人都会喜欢。”接受澎湃新闻记者专访时,阿德莱德港澳式橄榄球俱乐部CEO,基斯·托马斯的话语中颇为自豪。

他提供了一个数据:2016年,澳大利亚澳式橄榄球的场均观众超过30000人,“去年澳洲有1800万名观众电视收看比赛,在澳洲2400万的总人口里比重非常大。”

据商业信息公司IBISWorld发布的调查报告,2012年,澳式橄榄球年收入就达到4.25亿美元,超过该国其他任何项目一倍多,粉丝人数也占到了总人口的近两成。

然而这些都是这项极为本土化运动在澳大利亚的数据,用它们去描摹在中国的远景并不实际。

早在2012年,澳式橄榄球联盟AFL就来到中国开始了推广工作,但主要限于广东地区。对于绝大多数国人来说,澳式橄榄球仍然是一个陌生的名词。

从去年开始,澳式橄榄球决意加快推广步伐。6月,阿德莱德港澳式橄榄球俱乐部发布了中国拓展计划,内容包括连续三年举办中国赛、中国集训和中国学校的合作等等。

在新的发展规划中,澳式橄榄球将上海视为了下一个推广的重点——14所合作中小学校,上海就占了10所;而史上首次AFL中国赛也将于今年5月在上海举行。

阿德莱德港俱乐部预备队球员,澳式橄榄球首位中国选手陈少良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目前国内的澳式橄榄球玩家主要还是大学生群体。他自己也是在大学接触这项运动后,逐渐走上了专业道路。

而国内的玩家人数不算多,仅仅只有两位数,“较为固定的参与人数大约有50人。”

据报道,在澳大利亚方面的帮助下,早在2013年,广东就成立了澳式橄榄球联盟,不过这只是学生中间的业余性质赛事。去年,参赛的球队是4支。

2014年,中国的澳式橄榄球玩家曾组建队伍,参加了世界性的国际杯比赛,最终取得了1胜4负的成绩。虽然战绩并不耀眼,但对于并不那么职业的中国澳式橄榄球选手来说,已经是不错的突破。

但在阿德莱德港俱乐部CEO托马斯看来,中国选手潜力十足,“澳式橄榄球是一项需要时间挖掘,对体能要求很高的项目。我们相信随着中国人身体素质的提高,很有可能培养出有巨大潜力的球星。有志者事竟成。”

“不是很多人了解这项运动。从零开始推广一项运动是非常耗时的,我们必须有耐心。”托马斯说,除了办赛之外,澳式橄榄球也希望能通过与学校合作等方式,尽量扩大这项运动在中国的影响。

除却知名度较低外,和美式、英式橄榄球一样,澳式橄榄球想扎根中国极大地受限于场地。

澳式橄榄球的正式比赛场地长达160米,宽约130米,这甚至是美式橄榄球场地大小的3倍之多,在中国,几乎找不到一块合乎标准的场地。

陈少良表示,平时国内的玩家训练时,都是使用学校的田径草地进行训练。而另一位澳式橄榄球推广者张浩也在此前接受采访时也对澳式橄榄球推广有清晰的定位,“本来橄榄球就是小众项目,而澳式橄榄球又是小众中的小众,想在中国全部推广开来,显然是不现实的。”

大多数的学生球队,都是由一些“老选手”来组织训练和比赛。少数俱乐部会有澳大利亚人指导,但从整体上看,无疑都比较“业余”。

“我们正在改良这个项目,变成学校易于推广的形式,同时也希望可以培养新的教练人员。”

他表示,澳式橄榄球的中国计划并非一时兴起,而是长期的规划,未来他们还将设立中国办公室,通过多种形式来帮助澳式橄榄球的推广。

目前的AFL联盟中,有一些来自爱尔兰、新西兰等国家的海外球员,也有一定的海外观众,但托马斯也承认,“基本上澳式橄榄球还是一项属于澳洲本土的项目。”

不过,他坚信这个项目可以得到更多人的喜爱,“即使对于不了解的观众来说,光看球员运动也会很兴奋。我们相信澳式橄榄球赛是最好看的球赛。”

对于橄榄球太过“野蛮”,会令中国孩子和家长打退堂鼓的担忧,托马斯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小孩在任何地方都可能受伤。训练时间长了,会发现这项运动是培养运动习惯的,并不是那么危险的运动。”

陈少良就说,“年轻人喜欢新鲜的东西,有冲撞的运动对他们来说有不一样的体验。”中国家长的想法也很多元化,一些家庭甚至愿意孩子能在运动中体会一下冲撞,因为“这才是运动”。

为了澳式橄榄球在中国的推广开发,阿德莱德港俱乐部投入了不少资源,包括将上海江湾体育场“改装”为标准的澳式橄榄球场。

据了解,即将于上海举行的中国赛,就要花费大约400万澳元,俱乐部方面的期待是第一年能够达到不亏本。

而在比赛之外的校园培训、商业推广方面,阿德莱德港也在投资,至去年底就投入了300万澳元。

托马斯认为,对于澳式橄榄球的中国发展,主要障碍来自设施、场地资源、教师资源和文化差异,但在努力之下,“中国政府、教育系统和学校都非常支持引进新的运动,很乐观,也很有信心。”

关于未来,澳式橄榄球有着至少10年的中国计划,但他们也未曾放弃商业目标,“我们对于目前收到的积极反馈非常满意。目前,我们从中国计划里已经得到很广泛的商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