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项目自白:“坏孩子”棒球垒球 难兄弟乒羽

日前,棒球、垒球、空手道等7个项目争取进入2016奥运会,今年10月,国际奥委会将决定2016年奥运会的主办城市,并决定哪两个项目成为比赛项目。有进就有出,国际奥委会通过一项改革决议,就是从2020年起,奥运会将确定25个核心项目,这就意味着,在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设项基础之上,还有一个项目被剔除出固定项目。

从观赏性和普及性来看,乒乓球面临着不小的威胁。每一届的奥运会项目都或多或少有些不同,以北京奥运会为例,比赛共有28个大项:田径、赛艇、羽毛球、垒球、篮球、足球、拳击、皮划艇、自行车、击剑、体操、举重、手球、曲棍球、柔道、摔跤、水上项目、现代五项、棒球、马术、跆拳道、网球、乒乓球、射击、射箭、铁人三项、帆船帆板和排球。如果再细数它们的“亲戚关系”,28个大项共分为302个小项,其中包括165个男子项目、127个女子项目和10个男女混合项目。 综合

手拉手,心相连,每当唱起这首《手拉手》,我们的心就暖暖的,奥林匹克是一个大家庭,我们都希望能够加入奥运会,但是奥运会却无法让我们都参与其中。

更快更高更强,奥运会是竞技领域的荣誉殿堂,这里成就了一代又一代的英雄,也让这些英雄们所从事的项目流行于全世界,比如全世界超过一亿的人在练习跆拳道,比如所有的篮球爱好者都希望能和梦七过招。当奥运会成为世界人民聚焦的盛会,当奥运经济成为拉动一个国家和地区经济快速提升的“发动机”,当奥运品牌成为一块无价之宝……当这一切都成为现实,几乎所有的运动项目都希望有朝一日能跻身奥运,在这举世瞩目的大舞台上争得一席之地。可就因为奥运会规格如此之高,需要广泛的群众基础,需要多数人的认可,我们就被拒之门外。为了避免乒乓球被踢出奥运会,我们要先让世界人民体会到乒乓球带来的快乐;为了让棒垒球重回奥运大家庭,我们要净化自己的比赛土壤;为了能在奥运会上一睹老虎伍兹的风采,我们要规范高尔夫这项运动。只有做到了这些,奥运会才是一个真正的家,你我均在其中并其乐融融。

看着邻居家小朋友“跆拳道”在奥委会温暖的怀抱中撒娇,我真是又嫉妒又羡慕,不过我们都讲究礼义廉耻,所以我暗下决心一定要不断地完善自我,堂堂正正地赶上他。在2005年奥委会关于新增项目的表决中,我就拥有绝对的票数优势,因此被广为看好。但是成绩只能代表过去,这次我还有新的进步展示给大家,据统计,目前全世界已经有超过一千两百万人在向我学习,这是支撑我进入奥运殿堂的最大动力。

雪白的道服,灵巧的身手,坚毅的性格,不仅强身健体,还能自卫防身,想必奥委会也会考虑和我交朋友的好处,让我和跆拳道在奥运会里并肩作战。

2008年北京奥运会后,我们棒垒球兄妹俩离开了奥运大家庭,过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现在的生活越发显得迷惘而无奈。

1992年,哥哥我第一次在奥运会上亮相,作为已在世界五大洲的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中开展的运动,我理应受到这样的待遇。在美国和日本,我享受着“国球”的美誉。不过也正是在美国,我的声誉受到了巨大的影响,职棒大联盟里屡禁不止的事件,让奥委会改变了对我的态度,我成了不听话的孩子,他们说如果我不能改过自新,就不让我回家,我的妹妹也因此受到牵连。现在,我已经充分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我想说请给我们一个机会,我们要回家。“富孩子”

关于我的身世一直是个谜,荷兰、苏格兰、中国、法国,都说我来自那里,由于长期缺乏归属感,我对奥运大家庭的向往比任何人都强烈。老虎伍兹是我最好的朋友,相信你们都认识他,也正是在他的鼓励下,我才站到了这里,和其他六名小朋友一争高下。优雅的挥杆是我的招牌动作,虽然我一度被作为一项贵族运动而曲高和寡,但是随着世界经济的发展和人们意识的改变,现在普通人也能和我玩了,就算你不能负担下场的费用,但是在练习场上和我亲密接触并不难。

如今摆在我面前的最大困难是,我还没有找到一个统一的与国际奥委会对接的组织,这也让大家对是否接受我回家抱以不同的看法。

我们三个是新兴的项目,在欧美广被追捧,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符合运动潮流。可是作为时髦项目,我们也有点找不到北,比如进入奥运会,橄榄球该以美式还是英式的身份入围;而壁球起源于英国的监狱,当时犯人们在大牢里无所事事,就因地制宜的发明了这项运动,时至今日,壁球还是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打来打去,完全和蓝天、白云、草地等这些优美的词拉不上关系,而且让观众们隔着玻璃看我们似乎也不够直观。速度轮滑给大家的印象也是在大街上车海里穿梭,虽然年轻人喜欢我们,可是长者们总是说,太危险,这样的担心也限制了我们的发展。我们该怎么办呢?

我们俩是中国的骄傲,也是亚洲的光荣,可也就因为我们俩只被中国所宠爱,遭到欧美国家的白眼,连国际乒联主席沙拉拉爷爷也总是给我们找茬。

太强大了不是我们的错,错在我们只让一个国家强大。如果离开奥运会,我们会很不舍,因为没有了这块金字招牌,关心我们的人会越来越少的。不过老蔡(蔡振华)给我们吃了定心丸,别人不玩我们不怕,我们自己玩,我们要把自己的联赛打造成如美国NBA一般轰轰烈烈。

有很多人说我长得不够好看,想把我踢出奥运大家庭,可是他们完全忽视了我的嫡系血统,我可是由“现代奥林匹克之父”法国人顾拜旦先生发起创立的项目,即射击、击剑、游泳、马术和越野跑。这项运动全面地考验了运动员的综合素质,灵巧性、耐力、驾驭动物的能力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展示,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古老的贵族。可凡事有利就有弊,我包含的这些项目和其他单项完全重合,就好像我的小兄弟铁人三项一样。好在罗格喜欢我,我表演的时候总是前来捧场,这可苦了我的小兄弟铁人三项,他恐怕比我率先出局。

中国棒球难入大众视野:差一个“姚明”吸引青少年

  0比6不敌古巴,0比11大比分意外地输给了实力相近的澳大利亚,1比7败给棒球强国日本。10日晚,在日本进行的2017年世界棒球经典赛结束小组赛争夺,

  排名世界第18位的中国棒球队,是大型团体项目中,排名顺位较高的中国队伍,但这个项目在国内的开展始终不温不火,外界给予的关注和支持也相对较少。在棒球重新进入奥运会的情况下,中国队何去何从令人忧思。

  世界棒球经典赛是该项目最重要的赛事之一,分量相当于四年一届的男足世界杯赛。此次中国队的大名单包含了15名投手和13名野手,其中有连续4届出战世界棒球经典赛的老将陈坤。也有年龄不满19岁,刚刚在去年U18亚洲青年棒球锦标赛中获得最佳右投手的宫海成。全队有6名球员都是95后,平均年龄不足27岁。

  近几年,MLB(美职棒)帮助中国棒球培养了一些有实力征战国际赛事的新秀。这次比赛包含了3名来自美职棒中国棒球发展中心的球员许桂源、陈燕鹏和宫海成。其中许桂源是国内第一名进入美职棒小联盟体系的打者,取得了不小的进步,是中国新一代最具实力的打击者。

  此外,中国队中有5名归化的外籍球员,其中有大家耳熟能详的张宝树,面对日本队一战,他在第三局打了一支一垒安打,2013年世界棒球经典赛面对巴西,正是他在第八局的适时安打,使中国队逆转巴西。但33岁的张宝树赛前就透露了要退役的想法,他将会到MLB中国棒球发展中心任职。

  总体而言,正在经历新老交替的中国棒球队依然有些缺兵少将,这对于本届赛事实在是致命的打击。

  早在十多年以前,美职棒大联盟就试图拓展中国市场,想要挑选优秀的中国棒球选手,输送到大联盟,博取中国球迷的关注,更好地推广棒球这项运动。但现实并没有NBA那么幸运,中国棒球圈的“姚明”迟迟未能出现。

  这些年,先后有多名棒球国手踏上美职棒的舞台,但都是以“留学”的形式,并不能算严格意义上的登陆美职棒。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呢,篮球巨星姚明登陆NBA,在当时被认为是“国有资产的流失”。中国的棒球选手更像是一个“公务员”,在国内打球是有生活保障的,想要出国发展势必要放弃这些保障,假如不能在国外站稳脚跟,回国之后没办法再回到原球队打球。本来就与国外棒球水平差距巨大,还要放弃国内拥有的一切,这无异令球员无意“留洋”。

  2008年奥运会后,棒球退出了奥运大家庭,这对于本就小众的中国棒球来说无异于雪上加霜。2011年中国棒球联赛更是由于一些不可抗力因素被迫缩短赛程。2012年和2013年因为缺乏赞助商而停办。如果不是每四年一届的全运会中有棒球项目,恐怕各个省的棒球队也难以维系。

  如果中国棒球始终处于不温不火、少人关心、青黄不接的状态,显然不利于该项目在国内的开展。

  与日本队比完小组赛后,中国棒球队主教练约翰麦克拉伦也谈到了中国棒球的发展。他说:“中国电视台很少会去播放棒球比赛,而在日本,那些年轻的运动员和小孩子,经常看到铃木一朗或者松井秀喜那些优秀的棒球运动员在美职棒的表演。如果在中国的电视台转播我们的比赛,我们的孩子们也会希望自己成为一名棒球运动员。

  幸运的是,中国有那么一批执着热爱棒球的人和团体,他们对中国棒球贡献着自己力量,北京、上海、成都等地学校联赛的举办,美职棒中国棒球发展中心的建立,中国棒球联赛的再次起航,都在为中国扩大棒球人口的基数。

  加上棒球重返2020东京奥运会,将重新引起各省市队注意。如果能够真正夯实人才基础,中国棒球还是有机会在未来走得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