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施运动员等级制度 中国保龄球谋求中兴之道

保龄球市场的下滑轨迹已持续了近10年,经历了营业税由20%下调至5%的重大变化,但这对于促进市场的回暖尚不起决定性的推动作用。保龄球产业是像风靡一时的呼啦圈一样陷入消亡,还是像台球一样实现“中兴”?在业界看来,这一切似乎都取决于政策层面的干预——增强保龄球的群众基础、媒体增加关注度以及赞助资本的介入。

在我国99个运动项目中,实行运动员等级制度的大部分为奥运会项目,而众多非奥运项目的运动员并不被运动员等级制度所承认,比如保龄球。那么这一差别对项目普及来说意味着什么?中国保龄球,高水平运动员在我国大学招生时都有加分,这种加分是按照运动员的级别考虑的。一个项目中,处于金字塔顶端的运动员毕竟是少数,大多数的运动员还是要靠升学等途径实现人生价值。而很多学生对在高考中能加分的运动项目也有强烈的参与欲望,这无疑使保龄球等非奥运项目普及的难度大大高于奥运项目。

红说,国家体育总局早间曾经让非奥运项目上报自己的运动员等级计划,但在繁荣时期,保龄球并没有重视这一历史机遇。在保龄球陷入市场低迷的今天,中国保龄球协会希望有关部门能重新给保龄球一个机会,让保龄球运动员能够实施运动员等级评审,增加该项目对青少年的吸引力。

以往保龄球火的时候,媒体对项目的关注度非常高,保龄球比赛也被电视台视为黄金资源,转播费用不算太高。在这种情况下,媒体和项目互相依托,形成良好的依存关系。

随着市场的衰落,保龄球也逐渐淡出了各种媒体的视线年没有在电视台体育频道看到过保龄球的比赛转播。这种现象一方面是和目前奥运的大背景有关系,同时也和保龄球自身缺乏资金吸引力有关,比赛没有赞助商,自然就没钱买转播时段,没有电视转播,想找赞助商就更困难……保龄球和媒体在几年之间,由亲密战友转为形同陌路。

红认为,奥运会后国家在体育的整体层面上应该会有一个思路上的调整,比如模糊奥项和非奥项的区别,大力开展全民健身运动等。而电视等媒体也应该会将关注点向各项目平摊,“这将是保龄球复兴的一个机会”。

保龄球市场的红火离不开成绩的带动。目前我国保龄球竞技水平在亚洲排在第一梯队,女子项目曾经夺得过世界冠军。保龄球在竞技成绩上要好于台球项目。

同时,保龄球在电视转播时又是商业广告的最佳载体,中保协保龄,“在保龄球比赛时,由于转播效果的需要,电视镜头会长时间停留在运动员身上,以及前方的背景广告位上,赞助商LOGO的曝光率在转播时是各个项目中最高的。”,当年维达集团在赞助保龄球的几年中,投入资金1800万,而据测算其得到的广告回报为2.2亿,投入回报比高达1比12。

竞技成绩有保证,项目赞助回报大。中国保龄球协会希望有眼光的企业赞助保龄球项目,在助中国保龄球产业实现复兴的同时,企业也一定能从中受益。